满发聚信息港

首页 > 女性 >   黄知音 父亲

黄知音 父亲

2018-06-11 16:18:23 编辑:潇湘原创之家 阅读:5681 栏目:女性

父亲

作者简介

黄知音,自由职业者。一个无论岁月如何流转,仍在做着文学梦的女子。一个无论身在何方,仍念洞庭湖风月的游子。

我们家最没有地位的家长就是父亲了。年轻时,论力气活,身体瘦瘦的父亲顶多只撑起了小半壁江山。论手脚功夫,比我童年时还要慢半拍。论在家里说话的份量,比能干强势的母亲差得不是一丁半点。在我少不更事时,我一直为父亲深感庆幸,如果不是在包办婚姻的年代,父亲怕是只能过光棍节了。

小时候总是听母亲唠叨父亲的不是,耳朵都起茧了。出于同情弱者的心态,我和弟弟义无反顾地和父亲结成了统一战线。每当母亲数落父亲时,我们总是把父亲推出门去,这样就避免了正面冲突。母亲闹腾了半晌,对手不在,慢慢就偃旗息鼓了。吵得最厉害的一次,离婚的念头母亲也有过,不过父亲说他只有一个条件,就是我们姐弟二人必须跟着他。母亲割舍不了我们,最后只得妥协。

母亲总说父亲愚。小时候我们也不太理解父亲的所为。那时村里分点东西,都公开摊放在屋场前的地坪里。父亲当着队长,可最少的往往就是我家的。母亲便说,别人当队长都是抓阄,到你这儿怎么每每都垫底了?父亲说,也是抓阄的。母亲问我是不是,我点点头。可是父亲不许我告诉母亲,我们家好的大的被父亲送人了。过年结算工资,别家人口多的超支,我们该得的都领不回来,自然又讨了母亲一顿骂。国家刚开始自愿实行计划生育,母亲是第一批去结扎的人。与我同年纪的伙伴们,家里兄弟姐妹至少有三四个,而我们才两姐弟。在多子多福的年代,母亲是抗拒这么早做结扎的,可父亲当着队长。母亲无可奈何地说,好事没想着家里人,坏事儿你就想着家里的,真是愚不可及。

母亲总是说父亲迂。在那个年代,普遍读书无用论。父亲虽然只有完小文化,但是我在抽屉里发现过父亲的好几个笔记本,上面记录着父亲的生活心得。白天要出工没时间,晚上父亲就着煤油灯写,母亲还说他浪费了灯油。爷爷常对我说,你爸读书的成绩蛮不错,数学还经常满分呢。我向父亲求证,他呵呵一笑,是啊!我那时想读书来着,可是你奶奶去世了,你爷爷腿不方便,你小姑还小,我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了。你要好好珍惜难得的学习机会,别像我一样抱憾终身。母亲在一旁接过话,你书比我读得多成绩好有什么用。让你写个信,怕是七窍通了六窍。让你算个工分,你拿笔算比我心算都慢。还常常给别人算多了工分,给自己少算,榆木脑瓜一个,迂腐到家了。

母亲总说父亲傻。记得高考那年,父亲帮乡亲去抬一条船。由于绳子断裂,出了意外,父亲整个身体被压在船下,肋骨断了五根,昏迷了整整三天。母亲到学校帮我搬行李时,父亲还在医院的病床上。乡亲家比我家还穷,救命钱只能自己出。后续由于没钱治疗,父亲只好提前出院在家休养,大半年力气活都不能干。母亲多次想去讨要医药费,父亲总是屡次劝阻,还说自己不小心,把责任一股脑全都揽在自己身上。那一年是我家最困难的一年,本就刚够温饱的生活因为父亲的治病早已捉襟见肘。弟弟也是同年考上中专,为了减轻负担,我的大学志愿不得不全填了免费的师范类院校。父亲在伤愈后的冬天,不得不去河里面捞鹅卵石卖给砂石场为我们筹集下学期学杂费,还落下了腿疼的病根。为此,母亲唠叨了许多年,要不是你爸那么傻,我们家日子能过得那么难么?

母亲唠叨了父亲一辈子,父亲也听惯了母亲的唠叨。母亲讲起往事,多半是一副恨铁不成钢,父亲总是一脸的云淡风轻。他们吵闹着过了大半辈子。我又愚又迂又傻的父亲,也从一个年轻小伙子,变成了两鬓白霜步履蹒跚的老人。回望他的大半生,没有轰轰烈烈荡气回肠的往事,可他所作所为,无不都是小写自我,大写为人。

本期图片:网络

苹果手机长按下图二维码输入任意金额

务必在添加留言处写上自己及作者姓名

分享:

微信